历史

第七十四章南方的消息

2019-07-27 19:50: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 第七十四章 南方的消息(小说屋 )“不用抱我了,我可以自己走。”也许是见惯了太多小孩子的挣扎和哭闹,除了如此平静的语气,还是让他惊讶。但是惊讶也没用,这就是命运。舒望猛然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不怎么熟悉的环境,还有在身边躺着的那个熟悉的他。转过了身,想要再去看他一眼,却在不经意之间把那个人惊醒了。“你醒了吗?”穆璟戈睁开眼对着她说,那双眼睛里面毫无睡意,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疲惫,像是熬了一整夜的样子。“你昨天晚上没有睡觉吗?”舒望问。“睡了,不用担心。”穆璟戈温和的解释着说。明明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舒望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担心了一把。说来也奇怪,确认了关系以后,他总是能够明白自己的各种情感。就比如说现在,是担心。“你说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呢?”舒望本就是无意识的感叹一声,然而这一句话却让穆璟戈瞬间就白了脸,他伸手抱住了舒望的肩膀,把她牢牢的禁锢在了自己的怀里。或许是他的动作稍微有一点点的粗鲁,舒望轻轻地叫了一声。“难不成你这是想反悔吗?”听到他如此紧张的语气,舒望也笑了。她伸手拍了拍穆璟戈的后背,示意他放开自己。“我只是现在觉得有一种不真实感而已,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反悔的。”“我也不会给你反悔的机会的!”穆璟戈又抱住了舒望,这一次他的动作特别的轻柔,丝毫没有刚刚那样的粗暴,仿佛只是在呵护着一个珍宝。“关于你昨天晚上说的你母亲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的,你没必要替我烦忧。”或许是两个人都清楚,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太小,所以穆璟戈才会下意识的去安慰说。“我知道,但是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而已。”“什么事情?”穆璟戈本来也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所以当舒望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只是无所谓的回了一句,然后继续去看舒望。“我应该有一点点的印象,关于你的母亲……”“什么?”“在我刚刚到达穆家实验室的时候,我是见过孟夫人的,我记得他和他的助理,无意之间说着什么南方,贱人,还有女人之类的词语,在5年前的时候,我曾经尝试过一次逃跑,然后又遇到了施强,听到了他在和某个人打电话,说是南方的疗养院之类的,我不知道这些会不会对你有帮助,但我觉得应该和那件事情有关。”若不是时间和关键词语都对的上的话,说话也不会说出这些问题来混搅视听。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那件事情很有可能是和穆璟戈的母亲有关。穆璟戈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冲昏了头脑,一时之间他是不知道该紧张还是该喜悦,又或者是该愤怒。多种的感情夹杂在他的心中,把他的眼睛都逼红了一圈。舒望抬起手摸了一下穆璟戈的肩膀,“你去查一查吧,或许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货。”穆璟戈立刻从床上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边往门外走。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他又回过身对舒望说:“你就留在这里等我,等我来找你。”短短的一句话让舒望知道了他所有的担忧。“好。”随着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穆璟戈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之中。随即而来的还有心中的那一种失落感以及空虚感。舒望摸着自己的心脏。以前在这里空无一物,现在感觉好像被塞得满满的,却又在穆璟戈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又丢掉了什么。这就是恋爱吗?难道这就是喜欢吗?晚上秦君哲说的那句话还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或许……是因为太喜欢?”舒望不自觉的重复着这句话。……穆璟戈出了酒店之后,立马就联系了助理张薇薇,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传给了她。两个小时的时间,张薇薇的消息反馈已经过来了。在南方的通城,有一个叫圣心疗养院的地方,5年前到了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按理说这个女人应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够被她调查的。但特别的就是,疗养院的一个员工曾经收到过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给的钱,说是要好好的照顾那个女人,一定不可以让她离开,而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精神失常。据说那个男人穿着眼镜,身高很高,这些条件都和施强符合。但由于一时之间没有办法确认,张薇薇只能先将这个笼统的消息报告给穆璟戈。“对不起老板,由于时间太短,排查的难度太大,我只能调查出这么点信息,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这就去确认。”“没关系,已经够了,准备一下,我要亲自去通城。”他也知道,这样的排查难度交给张薇薇的时候,其实不亚于是大海捞针。她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排查出相似度如此之高的信息已经是很难得的了。至于剩下的,不如亲自去看一看,就算是找不到人,至少应该也能离她更近一些。母亲……穆璟戈挂掉了电话之后,从公司返回了酒店。刚开门的时候,舒望正在换衣服。阳光从窗台照在他的正面,给她的侧面投下了阴影,照成了完美的s型曲线。第1次看到了她裸露的躯体,穆璟戈这才发现,原来舒望瘦得可怜。她开门的声音早就已经惊动了舒望,但是舒望没有回头,因为她听到脚步声就知道一定是他。“回来了,怎么样了?”“已经查到了相似的消息,我现在就要出发去南方,你要跟我去吗?”“去。”舒望拿起床单围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转过了身看穆璟戈:“我陪你去,等我换身衣服。”“你现在怎么拿床单围起来了?我记得我们次见面的时候,你好像还故意把拉链拉开让我看。”穆璟戈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想起了那件事情。一提起那件事情,舒望也是不自觉笑了一下。“其实那个时候羞耻心都快要爆发了,只是不想输给你,还有……”舒望走到了穆璟戈的身边,围着被单抱住了他的腰身,埋在他的胸前低低的说道:“其实那并不是第1次。”“哦?还有哪一次?”“我刚把实验室炸掉的时候,从实验室里跑出来,看到了被施强带过去的你。”“原来当时的那只小野猫是你?”穆璟戈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笑了起来。听到他对自己的形容词,舒望难得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松开了他,转身去换衣服了。她换衣服的时候,穆璟戈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手机,没有去看舒望。几分钟之后,舒望穿戴完好的走到了穆璟戈的身边。“我已经换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现在!”穆璟戈直接站起身,揽住了舒望的腰身,两个人一起朝着门外面走去。两个人开车到了市郊的一大片空地上,那边停着一辆直升机,舒望记得上一次穆璟戈来接她的时候,也是这一辆直升机。“你出远门的时候经常会用到直升机吗?”“谁会整天那么夸张?若不是紧急的事件,我也不愿大动干戈让别人抓到把柄。”穆璟戈冷笑着回复道。他说的那个别人自然就是穆家的那位夫人,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被监视着,包括自己和舒望在酒店里面呆了一夜。“你现在紧张吗?”舒望主动握住了穆璟戈的手,却发现她的手次比自己的还凉,而且还无意识的颤抖着。若不是他表面上装的风平浪静,舒望差点也要被骗过去了。“紧张的要命……实不相瞒这一刻,我抱着的期望,却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舒望明白那样的感受。所谓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就算是这一次有比较大的把握,他却依然放心不下那两成的落空。舒望手上用了一下劲儿,牢牢的攥住了他的手,扭头对他笑了一下。“让你的心情保持55开吧,假若找到了,你可以尽情的开心,若是找不到剩下的5成,我来替你承担。”穆璟戈因为舒望的这一番话,而低头看着她。她的脸依旧苍白,只是眼中却好似闪着星星一般,瞳孔中映着自己的轮廓。他次见到舒望,因为自己而闪闪发光的笑容,在紧张不安的心里面,顿时涌入了一丝的暖意。“好。”“那就走吧。”说着舒望直接主动牵起了穆璟戈的手,朝着那个直升机走过去。穆璟戈看着她的侧脸,神色温暖了星河。舒望,你知道吗。就算是这一次找不到人,我也会笑着带你离开,回到这里。他是这世界上美好的人,应该有着世界上多的爱,而不是承担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天空万里无云,晴朗无比,是个难得的好天气,直升机腾空而起,冲着南方直接飞走。直升机载着的,除了人,还有满满的期待。小说屋

黄冈治疗性病专科哪好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温州治疗妇科哪家研究院好
漳州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遵义的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