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病夫有责

2019-07-25 21:3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些事情柳成涵听听就算了,他没有什么风气问题好苦恼的。可惜话不能说的太满,一日从家塾中授课回来,就看见周红梅和柳含青有些焦虑的神情。“秀哥儿哭着跑回家了,说再也不回去了。”柳成涵点头表示知道,有些疑惑的问他。“咱家和大伯家也不亲近,怎么阿伢看起来这么着急,不回去就不回去呗。”“你还没发现事情的重要。”周红梅道,“秀儿这么一回家怎么算。”“怎么算怎么算,这出嫁的夫郎回原家一趟都不行吗?”柳成涵说。“只要柳秀夫君家轻描淡写的放下就行了。”“你好端端的夫郎跑回原家说再也不回来了,你着急不?上火不?”周红梅嗔道,“就没有这个规矩,回原家走亲戚是走亲戚,和离是和离,休弃是休弃,这没个说法的跑回来就说再也不回去了。怎么跟他夫君家交代。”“也许小两口闹矛盾耍花腔呢。”柳成涵不以为意的说。“这些难道大伯和大伯伢不懂?总不会让秀哥儿胡来。”“听说是在夫君家挨了打。”周红梅说,“你大伯伢的个性你还不知道,这会闹着要去秀哥儿夫君家找个说法呢。”“不是说秀哥儿的夫君在县上有些势力。”柳含青有些担心的说,“不是普通的庄户人家,只怕不好办。”“周东草当初想给秀哥儿找个好人家,挑来挑去挑中了县城里的项员外,做个填房,继子都只比秀哥儿小一岁。”周红梅说,“我听到消息的时候有点晚,他们已经去县上了,要不然我一定要拦下来。他以为县上的人家也像村里人似的,任由他撒泼。”“瞧这个意思,他们和秀哥儿夫君家已经协商好了?”柳成涵问。“协商什么啊?协商好了我会这么焦虑。”周红梅叹气的说,“那项员外自然不会承认他打人,你大伯伢逼的急了,他竟然说是秀哥儿为长不尊,和他的儿子搞到一块去了。”“如今项员外不说休妻,只让你大伯把秀哥儿送回去,他要用项家的家规来惩罚他。秀哥儿听到消息,都跳了一会卫水,好在被人就回来,吐几口水,没什么大碍。”周红梅说。柳成涵正要说什么,柳成信到他家门口,别别扭扭的喊道。“三哥在吗?”柳成涵比柳成志柳成义小,正是三哥。“三郎来了。”周红梅招呼道,他虽然和柳书松周东草不对付,对他几个孩子还是能和颜悦色。“我爹让我来请三哥,要是三哥从学堂回来了没事,让去一趟我家,我爹有事找他商量。”“我没什么事。”柳成涵决定去一趟,“我先换身衣裳。”换了一套舒适简单的衣裳,柳成涵去了柳书松家,一院子哀哀凄凄,厢房里还能听到哭的声音,柳书松沉默的蹲在廊下抽烟,眉毛皱成一座深山。柳成志两兄弟坐在他身边,表情是一样的焦虑,柳成义却有些散漫。“大伯。”柳成涵喊道。“成涵来了。”柳书松说,招手让他跟着去大堂坐下,又把柳成信赶回自己屋呆着,大人说话,小孩别参与。“成涵你听说了吧,你秀儿弟弟这是遭难了。”柳书松没有过多的迂回,短暂尴尬的沉默后,就直接说道。“我听了一耳朵,只是还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成涵诚实的说。“秀儿嫁过去天天遭打,这打的受不了的才跑回来,结果那丧天良的竟然诬陷秀儿身不正,我只恨我知道得迟,如今也进不得他家门,要不然我非得一榔头敲死他不可。”柳成义义愤填膺的说。“现在这个都不是问题。”柳成衣说,“怕就怕咱们自己还没商量出结果,族里会说秀哥儿败坏门庭,把他处理了。”“成涵啊,大伯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个,你如今在族里的家塾教书,和族老们也都混了个面熟,等族老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帮你秀儿弟弟说几句好话,他也没做错什么。”柳书松低声下气气的说。“这个当然没问题。”柳成涵一口应承说道。“其实就爷爷现在还活着,大家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也不会处理的太严,只是大伯还是早早把这事了了才好。”“成涵啊。”柳书松百感交集的看着果断表态的柳成涵,想起过往他对他的种种,再看看他现在在他危急时的表现,眼眶不由自主的都湿了,“谢谢你,太谢谢了,大伯一辈子都会记得今天的。”“只是到底怎么解决呢?”柳成涵问。“让项员外写一纸和离书是的。”柳成义说,“虽然秀儿以后再嫁可能会比较困难,如果是休书,那就坐实了项员外所说,为了族人的名声,秀儿只能去家庵了。”“当初费那么大功夫帮秀儿找个好夫家,这好处还没享受到就先倒霉了。这不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是习惯性得刺一下,因为柳秀,他才会那么晚成亲,因为柳秀,他才只有娶一个寡夫郎的选择。“行了。”柳成志板着脸喝道,“只是现在项员外不肯放秀儿,别说和离,就连休书都没写,秀儿要总不回去,被安个叛逃的罪名,那更加是任由项员外磋磨了。”柳成涵没接话,气氛一下又沉默起来。“儿啊,我的儿啊,是我对不起你。”周东草突然凄厉的嚎叫起来。“你可不能做傻事,你要这么走了,你让阿伢怎么办啊。”柳书松霍的站起来,匆匆的就走进柳秀的房间,柳成涵他们却不好进去,在外等着,只听到里面的哭闹声,喝止声,不知道里面的情形就越发着急。柳成义的夫郎吴穗花端着茶水进来,细声细气的和不知道情况的三个人说明屋里的情况,“秀儿一时想不开要撞墙,被阿伢拦下来,现在爹和阿伢在哄他,情绪稳定很多了。”柳成涵觉得自己这会再待着这也没什么用处,反而平添尴尬,就先告退了。柳成涵回家周红梅关切的问情况,柳成涵想了下,除了柳书松拜托他在族里帮忙说些话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情况,“说来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和继子有染,两人年纪相差太近,总会有人想到那头上。所以说,当初为什么要把柳秀嫁给那样的人。”柳成涵感叹说。“继子没有娶夫郎吗?”柳含青问。“这个不太清楚。”柳成涵说,“我明日找人去打听一下。”“是要帮着打听打听。”周红梅说,“虽然往年我们和大伯家并不亲近,但到底是姓柳的一家,出了这样大的事也要尽力帮忙,以后元宝说亲,要是别人说起他大伯家有个立身不正的姑伢,也是不得了的麻烦。”柳成涵点头,“我知道了。”晚上两人睡觉时,柳含青靠在柳成涵身上,“大郎,这事能顺利了了吗?”“哎,这种事难辩白。”柳成涵叹气说,“就算现在项员外出来说当初是他乱说,柳秀没有和他的儿子有染,已经知道的人不一定全会相信。省事的方法自然是把他送回去,既然还是项家人,别人再扯嘴皮子也是有限。如果要离开项家,起码要嚼一两年的舌根子。”“夫君打夫郎的也不是没有,偏就他忍不住要跑回来。”柳含青说,竟有一丝语带埋怨。本来两家关系就平平,周东草也时不时的给他家找不痛快,结果出了事,还是要两家一起烦忧。“我打你你跑吗?”柳成涵问。“我不跑。”柳含青说,“你打人又不疼,再说你也不会无缘无故打我。”柳成涵摸摸他的头,想着柳秀这棘手事,不由长叹一声。柳成涵去县里打听了下,项员外也是名声在外,柳秀算的上是他的第四个夫郎了,前头三个都死了,听语焉不详的意思,估计也是项员外磋磨死的意思。听到这柳成涵恨恨的都不太想管这事了,这能怪谁?说起来也是周东草只看着人家家底,看着人家的聘金,一头扎进这黑洞里,现在的祸事都是自己惹来了。项员外在三江县已经没人愿意嫁哥儿给他了,他才往村里去找,他大儿子娶了一个夫郎,年前死了,听说是被项员外染指,一时想不开投了井。这下更有说头了。父亲染指了儿子的夫郎,儿子和父亲的夫郎不清不楚。如今这项员外的第四个夫郎逃家了,简直就是年度大戏,大家都在预测结局。柳成涵听了一耳朵,发现自己的名字都出现了不少次,毕竟那是他亲堂弟嘛。柳成涵面色阴沉的回家,这古代的名声连坐真让人讨厌。周红梅见他面色不好看,也没多问什么,只让柳含青去陪着他。柳含青给他按着肩膀。“今天成功大哥来找你了,你不在就和阿伢说了。族里的意思是把柳秀送回去,不过因为这事也才发生一两天,族里还是想让大伯自己做决定,先不插手。成功大哥也去大伯家说了,再到咱家说一声,怕你应承了大伯,梗着脖子跟族里作对。”“不能送回去。送回去成什么了。”柳成涵说,“若柳秀送回项家死了,虽不是你我把他送回去的,到底一辈子心难安了。”“项家的情况这么坏了吗?”柳含青不安的问。“这事不能善了,得完全胜利才行。”一阵沉默后柳成涵突然斩钉截铁的说。项员外名声已经这么差,不能让他把柳家的名声也带差,这事怎么着都得被人说嘴,得完全胜利才行。不该委曲求全的要和离书,而是非常强硬的要求和离。是你项家委屈了柳家哥儿。

佛山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乐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天津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病好
自贡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研究院
深圳怎么治好妇科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