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明末球长全文阅读

2019-07-26 03:1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震惊,甲骨文上居然写了这样的字。”    “厉害了我的长老会,惊人发现。”    “痛心,千年以来……”    当夏允彝看到报纸上,长篇累牍的介绍小道消息,也就是认为,包括尚书在内的许多古书,都有被篡改的嫌疑,尚书甚至被认定为“伪书”,当然了,证据也就是那些甲骨了。    这当然是大事。    不过,夏允彝很遗憾的是,这些东西,长老会官方目前还不太愿意完全公开,只有被征召进入进入甲骨文解读部门的人,才有幸运接触到那些珍贵的甲骨,他到底没那么大的信心,在人才济济的帝都可以夺了其他人的位子。    福建的事件,却是进入了一个转折点。    作为一个高贵的印度高种姓,阿米尔汗自然有着将他眼中低种姓的人视为奴隶的骄傲,由于教育的习惯性,很多人都会习以为常的将自己成长阶段经历的东西视为四海皆准的真理,他震惊于这些卑贱的下等人,居然敢威胁他这样的高种姓。    要知道,他这样的高种姓,在他的乡村,是可以一句话就决定那些低种姓的生死的。    罗永锤毫不意外的消失了,锤子神教从此荡然无存,而快如神教又突然出现,罗永锤的三大定律,嘴巴臭,沾罗死,永远可以跑路的本事可是神级的。    不知道这快如神教的意思,是不是跑路的时候快若闪电呢。    这个没人知道了。    正如一个中国女孩,在随手帮人扶了下门,就会被认定是在讨好自己的低种姓女人,而直接要求其伺候自己,敢于反抗后,居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认为,自己作为高种姓,杀死一个低种姓的人,是天赋的人权,为什么要逮捕他,而不是教训一下这个低种姓女人的家人?    原来在印度,种姓是一个分工制度,这个种姓的扫地,那个种姓的种田,都是分的清清楚楚,一个高种姓的留学生,哪怕在美国卑微至极,也不肯进行任何的基本打扫工作,视为奇耻大辱。    而在他们眼里,其他的世界也是按照这个轨迹运转的,低种姓的人不可冒犯他,凡是在中国进行基本劳动的人,都会被视为是低种姓,不值得友善对待。    阿米尔汗的愤怒得不到任何的舒缓,虽然那些衙役胥吏听到洋大人的咆哮,个顶个已经吓得快要尿裤子,这年头,谁不怕洋大人呢,但后面越来越可怕的帝都老爷似乎更狠不是。    “钻进狗洞子里跑了,正在全城搜捕,您不如……”    “我要求重审赵宇的案子,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见义勇为。”    “他不过是个商户,人都不算,大人何必为他大动干戈呢。”    但是,在海岸线以外,一支由二十余条各型战船组成的特别联合舰队,便在福州港口外组成队形,在海风的掩护下,直接封锁了福州的对外交通。    大海上封锁,城内的联络处筑起了街垒,虽然海陆两路都只是进行示威式的存在式布局,郑军表面上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也做了尽可能充足的准备工作,在陆上和海上,起码也准备了一些阻挡海船的木筏,试图跟长老军来一次对抗。    虽然过去的日子里,郑芝龙一直在跟长老会商谈投降的事情,当然了,在郑芝龙眼里就是招安而已,可是终问题根本就是鸡同鸭讲,郑芝龙本身毫无信仰,或者说信仰的就是金钱教,而他始终的想法,就是割据,偶尔给长老们一点点的零花钱当做岁币。    都卡在了是否可以让郑家保留水师力量上面,郑家始终坚持,要在投顺长老会之后,继续独掌他们的水师,可是长老会却坚持郑家不能保留水师力量,仅能保存他们的商船船队,还要求公司化,企业化,将这些力量并入帝都东印度公司。    如果是另一伙的穿越者,看到这样的好条件,早就哭着喊着入伙,哪怕拿到1%的股份,也足够吃多少辈子了啊。    但是郑芝龙不懂现代化企业是怎么回事,坚持必须把福建划归给他本人,作为海盗,他对于长老们不喜欢杀人视作是一种懦弱,因此胆量越来越大了。    但对长老会来说,要么郑家的水军必须要纳入到长老会海军之内,重进行编制,要么彻底毁灭,这便造成了双方谈判的僵局,结果造成了谈判迟迟不能达成一致。    以“赵宇见义勇为”事件为导火索,长老会终于认清楚了郑芝龙无法改造的旧习气的事实,福建战事全面展开,而在进行了一次炮击后,任何抵抗都变得毫无意义。    理论上,郑家随时随地可以在福建征召十万大军,还都是为了吃饭可以拼拼命的汉子,但是哪怕一个小孩子也知道,郑军的战斗力却根本无法和长老军正面对抗,即便是他们采取据城而守的守势,面对那种视距外打过来的炮火,也没有任何可以反击的机会,不少郑军眼见打不过长老军,于是一些意志不太坚定的家伙便选择了投降。    结果是,当赵宇得到了自己“见义勇为”的勋章和证书,以及发还有多的财物的时候,郑芝龙在福建以及澎湖、台湾的势力,基本上被连根拔起。    只剩下郑家的老巢泉州府一带,由于路途的原因,还需要时间。    与此同时,有心算无心的长老会海军方面,也分别将郑家在外的水师和重要人物进行了抓捕工作,甚至有的人是光着身子,以为抓错人一样,看着昨天还和自己一起玩弄南洋土著萝莉的汉子,冷着脸对自己宣布拘捕令的样子。    不得不说,在郑芝龙水师主力和长老会海师主力交手之后,他们已经是尽可能的想要打垮对方,而一时间连火船都没有办法奈何的时候,一艘快艇只需要趁着人不注意,突然间杀入到了战场之中,依靠着快艇的速度,投掷燃烧弹的效率,一下子便打乱了郑家水师的布置,郑军猝不及防之下,被长老会海师摧枯拉朽一般消灭,在澎湖岛吃了大败仗,船队郑芝豹眼看势头不对,立即下令撤退,结果又被长老军衔尾追杀,损失了几十条战船,能跑路的,就那么一点人,还都是直接叛离,不敢再跟着郑芝龙对抗长老会了。    这一仗下来,长老会海军算是彻底打出了威风,次在海上实打实的取得了一场大胜,这对于长老会海军来说,以北方人为主的海军,在战斗中战胜这些福建人,并不有什么稀奇的。    而且这一战后,郑芝龙收到消息的时候,同时也得知,他们的船队甚至无法开到可以开炮的距离,就这么被彻底消灭了。他原本希望去北方订购战船,甚至依靠金钱手段,也买到了几艘用于捕鱼和运输的帝都新船,但怎么样也打不过帝都的军用货啊。这无疑对郑芝龙的心理打击很大,在这个时代,虽然郑芝龙早已膨胀了,但还不至于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战斗力。    郑芝龙有多年和荷兰人以及西班牙人、葡人打交道的经验,他知道,西方白人的夹板船很是厉害,船只坚固高大不说,而且上面装备了众多的火炮,但依靠数量上的优势之外,他郑芝龙还是有信心在海战上取得胜利,反正人命不值钱嘛。    但是长老会一共只动用了三艘主力舰,几艘快艇,虽然虽然气势上无法与一下子可以出动几百艘的郑芝龙水军比较,可是在射程和火力上,却已经出了他们所用的战船许多,依靠着它们的射程优势,在郑家水师之中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左冲右突,很快便打乱了郑家水军的阵型,使得郑军水师很快便陷入到了各自为战的境地之中,使得郑军水师一下子便落在了下风,造成了他们这次的大败。    紧接着一个坏的消息便传到了泉州郑芝龙的耳中,他对抗北方的一个暗牌,唐王朱聿键,就这么失踪了。    而让他失踪的人,不言而喻,很清楚是谁。    事到如今,郑芝龙终于坚持不住了,虽然陆上还算安全,但郑家在海上已经没有了和长老军继续对抗的本钱,而且郑芝龙也看出来,原本他以为是旱鸭子的长老会海军,发展的速度远超过了他以前的预料,长老会通过六年时间的编练水卒、打造船只、整训军官等多管齐下的手段,使得长老军海军的力量突飞猛进,才有了今日的一剑封喉,和郑家水师进行正面的对决,郑芝龙也看出来,这长老们,铁了心要大力发展中国的海军力量。    而长老会虽然在名义上之拥有北方的半壁江山,但是历来谁控制北方谁就控制天下,现在掌握了几乎大半个中国,一旦集中财力、物力、人力来办一件事的话,那么这种力量将会是极为可怕的,而他郑芝龙虽然号称富可敌国,但是毕竟掌握的资源仅有福建一带,还被渗透的不知道如何,现如今随着长老会轻轻动手,他郑家的实力就好像扔到夏天太阳下的冰块一下,瞬间溶解,使得郑家早已陷入了入不敷出的境地。    此消彼长之下,长老会会越来越强,不单单是海上的力量,包括在陆地上的力量,估计用不了一两年时间,长老会对于广东的影响力本来就比他强大,如此下去,迟早有一天,他郑家会被长老会彻底从这个世上抹去。    整个郑家上下,到了这个时候都意识到已经到了他们生死攸关的时刻,现在再不投降的话,那么今后恐怕连投降他们都没有机会了。    对于他这个海盗集团的头子来说,什么对大明的忠诚,根本就谈不上,他更多考虑的还是家族和个人利益的问题,通过商议之后,他手下大部分人都承认,继续和长老会对抗下去,已经不是上策了,趁着现在他们的力量还能在大中朝卖出一个比较好的价钱,他们决定放弃继续和长老会为敌下去的想法,正式向长老会投顺称臣。    要知道,郑芝龙宗教信仰多元化,趋向实用主义。与葡萄牙人做生意时,他曾受罗马公教洗礼,同时信仰道教海神妈祖与佛教的摩利支天菩萨,在日本,还参拜过神道教的八幡神,更别说他自家的坟墓,可是请了人看的风水,妥妥的见什么要什么,墙头草。    当然也有少量的人不想投顺长老会,但是这些人已经无法左右郑芝龙的决定了,郑芝龙终于在眼看着长老会大军就要兵临泉州府的情况下,宣布郑家上下愿意接受长老会的条件,正式投顺,成为新朝廷的顺民,并且郑芝龙亲自上表,自称有罪,表示从此之后郑家只继续做海商,同时还开始说起了那什么东印度公司的事情,绝不再试图和大中朝为敌,希望长老会能对他们郑家宽容,既往不咎。    郑芝龙本身是商人,没打过多少硬仗,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的郑森同志也不大很能打硬仗的原因了。    所以随着郑芝龙宣告投降的消息传回来之后,长老们纷纷冷笑,这打下来的和谈下来的,能一样吗,还不是要打。    历史发展到这个时候,随着八旗抢劫集团和李自成集团老早被剿灭,有着人类内斗史高峰的南明小朝廷,根本不可能向历史上的那样,能联合李定国以及李过这样的抗清名将,再蹦十几年了。    所以随着郑氏集团的投降,整个南方能够稍微反抗一下的,也就是打过来的张献忠同志了,但是他又是长老会选择,帮忙对付江南士绅的白手套,可舍不得杀啊。    统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也彻底解决了唤起了李向前的一大心病。    这心病很简单,红旗到底能打多久?    “在利润方面,要尽可能的把人口往海外驱逐,或者说引诱,我们的政体其实脆弱的很啊,完全是依靠科学的力量,以及那些黄金在死撑。”    (本章完)        

呼和浩特治疗性病医院
平顶山性病专科哪好
梧州哪专科医院治疗性病
漳州治疗性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伊春慢性宫颈炎怎样诊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