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

综东京恋爱养成攻略

2019-07-25 23:16: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夏马尔先生,你在吗?”山本武抱着你到达了三楼的保健室门口,冲着里面喊道。じ杂﹢志﹢虫じ过了好久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男人才打着哈欠来开门:“呼——什么事啊臭小子,事先说好我可不帮男人看病。”“啊哈哈,还是这样子呢。”山本见怪不怪地笑了笑,“嘛,这次是女生哦,就拜托你了。”“哦?竟然是位可爱的小姐,”男人精神一振,俯下身子握住你另一只手就要吻向手背,“放心吧小姐,我一定会让你这只优美的手完好如初,在这之后,不如和我也——”“别对我的同学出手啊,夏马尔医生。”山本武笑着插入道。夏马尔直起身,看了看你,又看了看山本,丧失趣味似的“嘁”了一声,让开了门。他把你的手包扎好,叮嘱了不要碰到这只伤手,差不多一天内就能愈合,接着就把山本武驱走上课了。你提出自己还可以回去上课的申请,却被男人懒洋洋说着“这么倔强可一点也不可爱”,赶到了保健室内部的床上休息。“…………”你看了天花板两秒,果断打开自己的属性面板研究新个性。【代受罪刑】效果:嘴唇接触目标单位局部受伤部位嘴唇,持续三秒及以上可将目标单位所获伤势疾病负面状态置换至己方身上,时长视严重程度产生波动。每日不定量获得血液补充剂状态解除剂。状态一:置换中低等级外部物理创伤与疼痛、低等级疾病。每日获得「小型血液补充剂」(玩家使用)x1。(累积置换伤害值:2300)状态二:???(未开启)状态三:???(未开启)【小型血液补充剂】:使用后hp+30,其后每秒钟hp+5,持续10秒。置换山本武的骨折获得了2点伤害值,达到300时就能开启下一个状态了吧。这技能果然是越用越强大。但是本质上来说是能够把更重的伤势转移到自己身上了,应该为这个感到高兴么。说起来觉醒时赠送的三个血瓶,你本来是可以立刻使用的。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好像失去了拿出来的时机,开始只是想先逗一逗泽田纲吉,后来就被山本抱起来了。不过既然可以被夏马尔治好,也没必要多消耗一个大瓶药剂。你接着再次打开好感度面板。……被稍微惊到了一下。山本武q版小人后,原本只占据一小部分的绿心发生了变化,已经填满了过半:【山本武(绿心):61】…………节课刚下课,就有不少同学涌到保健室来看你,其中大部分是在学习上得到过你帮助的人。从他们一些并无恶意的埋怨中,你了解到,山本武跳楼被救的事件,似乎被大家默认为是你们在楼下布置了弹簧床后所做的恶作剧。……为了维护这些毫无所知地跟未来黑手党老大做着同班同学的普通日本乡下国中生们摇摇欲坠的世界观,你对这个解释善意地保持了沉默,不予反驳。因为已经有另外一个爆炸性事件占据了你的思想。你获得个性了。你获得个性了!你获得!!个性了!!而且以游戏的世界观来看,治愈系个性其实是非常稀有的个性,你对此并不惊讶,因为你毕竟是天选之子,觉醒了一个稀有个性并不算大事。……况且这其实并不算治愈系,分明只是一个帮别人挨刀的坑爹技能。但是没关系!你已经找到了打家劫舍发财致富的快速方法,只要善用武力,你很快就会成为用嗑药流放风筝磨死别人的氪金玩家。……等等,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对了,你好像是个经纪人来着。经纪人……治疗系……你记得之前玩过的男性向前作里也有参杂个性的世界观设定,在第二作中一个出身英雄家族的隐藏灰头发女主角的个性就是治疗系,可以通过亲吻别人来催动对方身上的细胞活跃愈合,达到治疗的效果。治疗个性本身很稀少,而在已存的此类型个性中,治疗效果有差异不说,时常还以损耗自己的生命力作为代价。但这个女主角的治疗原理是短时间提高伤者自身愈合能力,影响也不过是耗费对方体力而已,因此极具潜力,从小被家族寄予了沉重希望,每日生活在贫乏的人生中,生命里占据部分的内容就是训练,在公共场合和日常活动中很少露面。如果想走她的线,需要男主角避开所有其他女主角的事件,并且在第二年4月她转学前连续三天疲惫值累积60以上,从学校楼梯上摔下去时才能触发和她的相遇。达成he的话,还能看到她重新找回笑容,作为「治愈女郎」活跃在英雄舞台上的未来。这样说来,「代受罪行」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治疗个性了。就治愈效果而言,从介绍来看,开满三个状态后其治疗范围不仅是简单的伤势,还覆盖了疾病异常等全部负面状态。而从使用代价来说,由于负面状态都转换到你的身上,因此受伤者不会有任何代价,而你只需要承担一定的痛感和药剂损耗。前者只要微调一下痛觉设置就行,而后者在后期金钱足够后根本就不算事。………糟糕了,越思考越觉得你的前途一片光明,简直是个性社会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你大概可以在治疗界开辟一个新的流派——挨刀流。……躺在病床上一边构想着自己的个性和未来发展,你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在意识游戏里睡觉,算是深睡眠吗?总之这一觉睡得很舒服。醒来的时候,夏马尔不见踪影。保健室一片空旷。白色窗台的窗户外面隐隐传来遥远模糊的喧哗,天花板上响起踢踏松散的脚步声。你略微抬起脖子看了看,侧墙上挂着的钟表显示时间是12点22分。上午第四节课刚刚结束,午休开始的时间。你一口气坐起来,揉了揉肚子。啊……饿了。这时,你听到浅蓝色纱状布料的帘子后面,保健室的门锁被很小心的、“吱呀”一声扭开了。皮鞋鞋底轻微触碰地面瓷砖,放轻的脚步声走了进来。你静静地等待。没过一会儿,一只手抓住帘子的边缘,泽田纲吉那张清秀的脸孔从帘子与墙中间的空隙出现。棕发少年似乎有些紧张,又很谨慎,像一只试探地迈进洞穴,又小心翼翼害怕惊扰了对方的兔子。看见他这幅小心注意的样子,你不知为何心情莫名地好起来,友好地打了个招呼:“你好,泽田君,今天来保健室里吃便当么。”“怎么可能跑来这里吃便当啦。”他放下帘子走了进来,下意识地吐槽道。你:“?你看不起保健室么。”“重点不对吧……,为什么会想到那个上面!!”泽田纲吉吐槽到一半似乎突然发现不对劲,些微懊恼地拍了下头,调转话题,“等等!被你带偏了……!!”你不解地看他:“……?”“……”他挠了挠脸,踌躇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我是来看望伏见桑的。”你乖乖地道谢:“谢谢你,泽田君。”泽田纲吉不说话了。保健室内安静下来。泽田在你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你发现他的目光落到你包扎完毕的那只手上。少年的眼睑低垂着,睫毛也遮住了褐色的眼珠,你看不清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只是感觉闭口不言的他肚子里似乎沉默地翻滚着很多言语。他嘴唇微微抿了抿,迟疑般地开口问道:“……那个,是个性吗?”你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他问的是转换的伤势,于是实话实说地回答:“嗯。可以置换别人的伤势,之后也有办法快速愈合。”泽田纲吉又安静了:“……”你等了一下,回答你的只有空气,于是你提醒道:“这么稀有的个性,泽田君没有什么发自内心的赞美之词么。”“……索要夸奖还要求这么严格。”泽田默默地说了一句,然后抬眼看向你。注视了你两秒,他吞吞吐吐地问:“……为什么,能够毫不犹豫地把别人的伤转移到自己身上呢。”你想了两秒认真地回答:“因为我是个坚毅的女人。”“坚毅……,不代表不会痛吧。”泽田纲吉只是低低地念道。“?其实没有很痛。”“…………”你解释说:“我的个性也包括这方面的内容。”“……不是这个问题。”泽田纲吉低落地垂着脑袋,似乎有些沮丧。他无力地晃了晃头,线条清简的脖颈摇动着,就像试图甩脱什么情绪一般。少年的嗓音微微变高,似乎有压抑的东西要挣脱出来。“伏见桑你,从来都是,总是抓不住重点……!”“……”你被他声音里激烈的情绪吓了一跳。少年抬起了头,微微靠近,那双褐色的像驯鹿一样的眼瞳睁得大大的看向你。他的眼瞳色彩很纯净,眉毛皱起,仿佛忍耐着某种急迫和焦躁一样。“你是觉得,除了你外其他任何人的身体,都比你重要吗?”泽田盯着你,问道。他的声音很清澈,却少见的没有平日里的畏缩和怯弱。你坐在床铺上,上身微微向后靠了些许。泽田纲吉却只是浑然不觉般地继续逼近。不知何时他已经站了起来,俯下身子双手撑在你的床边,皱着眉,眼神专注地盯着你逼问:“还是说,只有山本君一个人,你认为比你更重要呢?”你:“…………”少年清瘦的身体在此刻竟然携带了一股压迫感。“……并不是所有人在我看来,都比我重要。”你沉默了一下,慢慢回答说。素白整洁的保健室,好像连着安静的空气也十分清洁。顿了一下,你继续道,“也并不是所有人,我都会支付代价去救助。”泽田纲吉有些愣地看着你,似乎没有想到真的能够得到回应。你微微倾身,凑上前去,能嗅到衣物洗涤剂的清香,对方愣怔着没有反应。于是你伸出手,拇指捻了捻少年柔软的脸颊。近距离来看,少年蓬松棕发下的脸白皙柔和,干净的像是有一种透明感。注视着他褐色的眼睛,你平静地阐述:“我只治疗我想治的人,泽田君和山本君,都在其中。”泽田纲吉:“…………”泽田纲吉的脸在五秒内从上到下整个红透了。“等、等等等一下!!!”他猛地往后一缩,跌回凳子,差点栽倒在后面的屏风下。少年单手捂着你刚刚触摸的地方僵住身体超紧张地结结巴巴道,“伏见、伏见桑你!!!!”你只是微愣一下后,自然地放下手:“脸上有擦伤,又被球砸到了么。”“啊,是的……不!不是!!不是在讲这个!”少年的脸红的像透明的番茄,张口结舌。“……?”你歪了歪头。泽田纲吉:“…………”他红着耳根捂住脸,露出了不堪忍受般的表情。“真是让人看不下去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在房间里响起。你循声看去,发现里包恩正站在床对面药柜的桌台上,双手插在袖珍版白大褂的衣兜里,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小婴儿风度翩翩地向你行礼:“美丽的小姐,ciao~su。”你回答道:“日安,里包恩先生。”“reborn!!!”泽田纲吉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气恼地叫道,“你又跑到学校来干嘛!”里包恩只是超冷酷地说:“闭嘴,我不想和蠢货说话,被传染的话就麻烦了。”泽田纲吉:“我才不是蠢货!!……而且怕被传染就别这么冒出来啊!!!”“我只是看不过眼,所以过来踢你一脚而已。”里包恩说着,突然以让人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速度跳起来,在半空中重重给了泽田纲吉的头一脚,直接把他踢得一头栽倒在地。……头撞在地上的声音,听起来很痛。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压了压并不存在的帽檐:“啧,走了。”接着从打开的窗户跳了出去,不见了。你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对这场闹剧还没回过神。过了好几秒泽田纲吉才揉着头从地上爬起来,嘴里不停地抱怨:“痛痛痛痛……嘶,所以说这家伙到底是过来干嘛的啊……”他的视线无意间触到你后,顿时一下跳起来:“呃,伏见桑!”“惨了,刚刚那副超逊的样子全都被看到了”——泽田纲吉的脸上写满了这句话。对视片刻后,你首先打破僵局,“对了,泽田君。我还没有向你道谢。谢谢你救了我。”“啊,”泽田纲吉抓了抓头发:“那个,小事而已啦……”“……只穿内裤从六层楼上跳下来的小事么。”你神色一凛,委婉道,“真是雅兴呢,泽田君。”泽田纲吉:“……不是!!!!”“我不会歧视你的。”“才不需要体谅呢!!!”“是么,”你从善如流地夸奖,“真是坚强啊。”泽田纲吉抓着脑袋:“……啊啊、也不是这个!!!”“……?”你为难地微微皱了皱眉,缓缓说,“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和泽田君相处,……好难。”“……”少年不甘心地辩解:“……我,我才没有……!”你:“…………”泽田纲吉:“…………”相对无言。……“我虽然友善,但也不是愿意为谁都承担代价。”看着眼神漂移的泽田纲吉两秒后,你突然开口说道。“关于这件事,虽然我没有说,不过我一直觉得很高兴。”你与泽田对视着,少年困惑地看向你,背后窗户照射的天光在他的清透的眼瞳上点出一块明亮光点。“泽田君是个,把我当朋友的人。”你说道。他的反应呆呆的,好像还没消化所有的信息。你思考了一下,在心中做出一个决定。“泽田君,过来一点。”他愣住了:“——诶?”不再等待他的动作,你移动上身将脸凑上前去。少年随着你的靠近而渐渐睁大的眼睛中,倒映出你红色的双瞳和熟悉的面孔。距离继续拉进,身后来自窗户的光线被你的身体遮住。泽田纲吉那双被笼罩暗影中的柔和眼瞳重归了暗调的纯净褐色,微微颤动着。你轻轻探首,一个吻轻柔地落在他带着擦出些血丝伤痕的左脸颊上。“……做一件,我愿意为你做的事。”声音消弭在唇齿间。

白山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湖州好的专治白癜风医院
庆阳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新乡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玉溪检查妇科主要检查些什么

下一篇:龙珠之独孤求败

上一篇:司明远迟南雪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