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第306章梁文博的问题

2019-07-26 16:1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都市之梦神大涅槃 第306章 【梁文博的问题】(小说屋 )这一天快下班的时候,莫凡接到梁文博的电话,邀请他参加广告公司的小聚餐。莫凡听后说道:“你主持就行了,我不去凑热闹了。”梁文博有些不满地说:“你是打定主意,要一直当幕后黑手了?”莫凡说:“你这叫什么话?对顾问要客气点,要不然以后可顾不上让你问了。”梁文博说:“你还拿捏起我来了,就好像这公司是我一个人的一样。我是想让你见见公司留下的这些人,你眼光独到,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我看不出来的问题。”莫凡说:“没这个必要。有大问题的,你肯定能看出来;有小问题的,用流程和制度去规范就成。”梁文博“嗯”了一声,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也不知道他是在思考问题,还是处理了点什么事情,又说:“你真不来?”莫凡说:“真不去。而且我晚上要去看你大妈,都已经说好了。”梁文博说:“那好吧,晚上回去了再和你聊。”挂了电话,莫凡沉思了片刻,意识到有几个看似不大却很重要的问题被忽略了,今晚是得和梁文博好好聊一下。下班后,莫凡打了个车去梁公馆。在大门外下了车,刚往门前走了两步,只听“咔哒”一声响,铁门打开了。信步向内走去,穿过主楼走向后面的竹林小院,路上遇到梁家的几个家人,都向他问好,却没一个人问他要找谁、做什么,似乎根本就没把他当外人。走近小楼,听到里面传来钢琴声,乐曲中有一种淡淡的喜悦之情。莫凡不禁想,她是知道我要来才有这样的情绪吗?到了厅内,果见林若熙在弹琴,林母坐在软榻上含笑看着女儿。见到莫凡,林母招了下手,莫凡便过去坐在她旁边,两人一起听林若熙弹琴。林若熙知道莫凡来了,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将这一曲弹得很长。莫凡就和林母一起静静听她弹琴,只觉得心中平和之极,外界的所有喧嚣都屏之心门之外。一曲终了,林若熙站了起来。她的脚仍有些不便,莫凡便扶她过来,两人分坐林母两侧。林母左看看,右看看,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说:“你们两个工作忙,不用时时来看我。”她的气色好了许多,已与常人无异,只是记性仍没太大改观,过了些时候,便又重复之前的话。但是家人都知道,在她的世界里,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时间在推演着。过了一会,晚饭送了过来,三人便一起吃饭。林若熙给母亲夹了些菜,又给莫凡夹了些。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却处处透着温馨详和。饭后莫凡陪林母在外面散了会步,又给她做了头部按摩,然后送她回房休息。现在她不会在按摩的过程中睡着,这也说明她的精神确实恢复的不错。至于失忆问题,真是人力不能及了,至少现在没有恶化的趋势,这已让她的家人感到很欣慰了。回到楼下客厅,见林若熙坐在软榻上翻着一本书,莫凡便在她旁边坐了下来,说:“你的气色好多了,看来恢复得不错。”林若熙“嗯”了一声,把书放在旁边,说:“再过些天,脚也就不妨事了。”莫凡说:“你不必心急,把身子彻底养好再说。公司那边有我呢,有重要的事我知会你。”林若熙点了下头,又说:“你让梁文博独自去做广告公司,不怕他出问题么?”莫凡说:“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只要用心,出些小问题也不要紧。我又不是完全不管,有事情我们晚上会交流的。”林若熙说:“你不要为了我做这些。”莫凡说:“我愿意为你做很多事,但这个不是。梁文博首先是我的朋友,而且我对他很有信心。他现在做得很不错,很多时候都会出乎意料的好。”林若熙沉默了一会,轻轻握住莫凡的手,说:“我也愿意为你做很多事。”莫凡笑着说:“你不要因为母亲才这样,首先她是阿博的大妈。”林若熙知道莫凡在与她开玩笑,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说:“只是因为你。”莫凡看着她,又有些痴了。他知道她的意思,因为他喜欢她笑,所以她和他在一起便放下所有的约束,笑给他看。回想与林若熙相识的过往,莫凡突然意识到,其实在他自己知道之前,他就已经喜欢林若熙了。他曾自以为在经历了那个梦之后,变得很成熟,在女人面前很有风度。但实际上,他在林若熙面前的许多举动,就跟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想在心爱的姑娘面前表现的心理没什么区别。说的话,做的事,无非都是想引起她的注意。林若熙脸上露出一丝淡淡地羞涩,说道:“我喜欢你这样看着我。”莫凡微笑说:“我喜欢这样一直看着你。”…………莫凡回到住所的时候,刚过九点钟,梁文博却已经回来了,这让他有些意外,问道:“你搞的聚会这么早就结束了?”梁文博说:“就是大家一起吃了个饭,小贺一下,毕竟不是周末嘛。他们饭后再搞什么活动,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莫凡笑着说:“你这就脱离大众了?”梁文博说:“我倒是想融入大众呢,可现在不一样了啊。”莫凡点头说:“是不一样了。咱们喝两杯?”梁文博笑道:“好啊,难得你有兴致。”两人在餐厅坐下来,梁文博倒了两杯威士忌,往里面加了几块冰块。莫凡见还有些开心果,便开了一袋,装在盘子里摆在桌上。二人碰杯,各抿了一口,而后莫凡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以前关系还不错的同事,现在好像有些疏远了?”梁文博说:“可不是么,弄得我好像是多爱摆谱的人一样。”莫凡笑道:“以前的同事变成现在的老板,虽然这个人本身没什么变化,但在公司职员的心目中,已经大不相同了。这倒不是说当了老板就高人一等,主要是所处的位置不同,立场也就有了变化。虽然说起来雇佣双方的地位是平等的,但在工作中终究还是从属关系。至少在广告公司里,你是他们的领导,你还指望人家对你像过去一样?他们可是要从你这里挣工资的。”梁文博想了想,问道:“你在海天科贸,从一个小销售变成总经理,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情况?”莫凡说:“当然啊。”梁文博说:“可算起来,你还是个打工的,只不过高级一点而已,怎么就脱离大众了呢?应该跟广大职员立场相同才对。”莫凡说:“管理层级的划分,来自于老板的授权,这属于雇佣关系的延伸。所以大多数时候,同一层级的职员,就是一个立场相同的团体,对于非团体成员,他们天然就会排斥。这种排斥并非工作中的对抗或不配合,更多的出现在非工作环境中。比如说吧,以前和我一起做销售的同事,哪怕关系再好,现在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和我相处。哪怕是工作之余,我请他们吃饭,他们当然会给面子,可却会放不开。”梁文博点头说:“我现在遇上的就是这种情况。我还想着能请出你这位幕后老板,这样我就容易和大家打成一片了呢。听你这么一说,还是行不通啊。”莫凡说:“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你应该分分钟想明白才对,现在居然有点钻牛角尖。照我看啊,广告公司现在问题严重的不是别人,而是你。”“我?”梁文博愣了一下,然后苦笑道,“我是有问题。唉!我好像根本就不是经营公司的料。”莫凡笑道:“没那么严重,来来来,喝酒!”举杯与梁文博碰了一下,饮下一口酒后,问道:“这酒不多了吧?”梁文博说:“还有十几瓶吧。喝了这个,我都咽不去别的威士忌了。过几天我得跟雁秋妹子说一声,再给我弄一些来。”莫凡说:“看,这就是你的问题。”梁文博讶异道:“我喜欢喝这个酒,也是问题了?”莫凡摇了摇头,说:“我不是指这个。你是个有才华的画家,而且从小生活条件就特别优越,这使得你总喜欢追求一种完美。当然,你要的是你心目的完美,而不是理论上的。你用这个态度生活没问题,可用来对待工作、经营公司,就完全不行了。”梁文博一边沉思一边自语道:“我有吗?好像有一点哦。”莫凡说:“神话广告公司在经营中出了很多问题,这才落到我们手里。但对你触动的,想必是创意被剽窃吧?尽管这并非的问题。”梁文博说:“没错,因为是我亲身经历的。”莫凡说:“你今天想让我参加公司聚会,一方面是想与职员们建立共同立场,拉近与他们的关系,从中找出可以信任并重用的人。另一方面,也是想让我帮你排除一些有反骨仔潜质的人,对不对?”梁文博说:“是啊,难道不应该吗?”莫凡说:“公司转手交接等一系列事情,一开始我让你去跑,是因为你没接触过这些,而且那会也没人可用。做为公司的管理者,这些事情本不必你去做,但你得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可现在都过去一个多星期了,有些事还是你一个人在跑,因为你压根就不信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现在公司一共就剩下不到三十个人,你这么个整法,怕是人都要走光了。”梁文博沉思片刻,点头说:“你说得对。但我们现在赖以生存的根本,便是创意。如果再发生创意被窃的事情,公司还怎么经营下去?”莫凡说:“就算再被盗几次,我们也承受得起。关键是能不能从这几次损失中,真正解决这个问题。靠你的猜测,或者某人的告发,是不行的。你得从制度和流程上想办法。海天科贸每个月都要参与好几个项目的竞争,其中涉及很多商业机密,但从来都没有泄露过。你以为这是因为参与工作每一个人都对公司非常忠诚吗?这是制度、流程、利益、风险以及国家的法律法规等诸多因素共同制约造成的结果。”梁文博说:“我明白了。接下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莫凡说:“除此之外,你还得注意,用人不能太挑。你交朋友,注重的是性情相投。公司用人,注重的则是个人能力,一些无关紧要的小毛病,只要不影响工作,你看不惯也得忍着。你现在得从老板的角度看待这些职员,能为你创造价值的,都是好员工。你管人家几天洗一次头几个月换一次衣服呢?这些事自有他身边的人去说。”梁文博笑道:“难道海天科贸有这种人吗?林若熙能受得了?”莫凡想了一下,好几天不洗澡的人应该有,几个月不换衣服的真没有。便说:“我就是给你举个例子。”梁文博说:“那你倒是举个实例啊。”莫凡说:“海天科贸管后勤的经理,常常利用职务之便占些便宜。这事我和林若熙都知道,却没处理过他。因为他占的只是小便宜,并不过分。在那个岗位上,他干得很不错,就当是每月多给他发一点奖金。”梁文博说:“水至清则无鱼嘛,这道理我懂。就是知道了这种事后,心里很不舒服。”莫凡说:“不舒服就克服一下吧,人无完人。”梁文博说:“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制度流程什么的,我可以学着弄,结合公司的实际发展情况,逐步完善就是了。可现在公司剩下的这些人,得尽快让他们动起来。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要不然你还是一个个见一下吧?”神话广告公司留下的二十多个人,大多比较年轻。公司转手后重新开始,多是想和梁文博这个新老板一起拼搏一下。但这里面,未必就没有滥竽充数的,或者还有些潜力未被发掘出来的。如何使用好这些人,当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莫凡却并不想直接插手。他想到一个人,说道:“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老师,至于人家肯不肯教你,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本章完)小说屋

河池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宁德治癫痫的研究院
新疆治牛皮癣医院
张掖性病专科医院哪好
深圳左边附件囊肿怎么治疗
分享到: